Asgardian

[锤基][AU] 百万美元兄弟 01

thanatos&hypnos:

1


让我们来谈谈拳击赛。


你看过最好的比赛是哪一场?是一九八六年,拿着爆米花坐在电视前,观战二十岁的泰森击败伯比克?还是在澳大利亚克伦宾野生动物园,坐在观览车里,看着两只发情期的雄性袋鼠互殴?最好的选手从哪儿来?泰国、拉美、还是美国西海岸?一个不懂拳击的人很难说清个中差别,那些没打领结没穿套鞋的绅士们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在上帝圈出的一个舞台上,像芭比娃娃选美大赛一样角逐着胜负,最终有奖金,有美女,有流血,有汗液,有眼泪,也许还有类固醇和糟糕的尿检结果。


如果体育版告诉你这就是拳击,作为一个真正看过拳击的人,哪怕你已经是八十岁的老太太,也该用一个直拳告诉拳击评论员们你的态度。


而Loki Laufeyson所做的回击是阅读完毕后把报纸卷起来,拿它逗着隔壁院子里的狗,直到那头被锁住的西班牙斗牛犬一口咬住报纸的一段,哼哼唧唧地让它沾满口水。


“好了,伙计,别再玩了。”Sif不耐烦地打开了纱门,她穿着一件看上去来自她妈妈的丝绸睡衣,胸前已经磨得近乎透明,而左胸上的奶渍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她才不在乎Loki或者谁看到了她胸前的凸点,反正全美国几乎已经把她从里到外看了个遍。


“邻居不在家。”Loki无所谓地耸耸肩,给了Sif一个堪称甜美的微笑。即便是Sif,她也无法免疫,哪怕她知道这种刻意营造的恰如其分的温顺和耐心对Loki来说不是个表现友善的信号。


“进来吧。”


Loki对Sif家并不陌生,这处老房子正是他找的,建议Sif搬来底特律的人也是他。作为过去的情敌,Loki简直要把自己看成玫瑰骑士了,所以找Sif来收取一些好处也是那么理所当然。他看着这所又小又旧的房子,漫步到客厅,信手摸向粗糙而干净的壁炉。壁纸的破洞依然在,她对房屋的装饰根本无心修补,客厅勉强算干净,但Loki不敢进厨房。


双人沙发上丢弃着好几件孩子的小外套,还有Sif的裙子,甚至一件内衣,Loki带着几分小心甚至敬畏地把妇女儿童用品清理开,给自己弄了个还算舒服的地方坐下。


“别拘束!”


Sif的声音从更深处的卧室传来,还有孩子不怎么清楚的哭声。既然Sif没有因为Loki打断了她给女儿喂奶顺便杀了她,Loki判断她最近一定赚了点钱。Loki双手捧着下巴,直到带着奶味的Sif重新走出来,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径直走进厨房。


“两块糖,谢谢。”


“没你的份。”


Loki笑了笑,好吧,这不算什么,也许她会把煤油倒进咖啡里端出来,那更糟。Loki觉得这房间里的每一寸空气都不欢迎他,因为他每次进来肺部都会有一种深重的挤压感。


Sif走出来,她重新梳了头发,美艳动人,脸上带着黑眼圈和属于糖分沉积的深色斑点,看来头胎把她折腾得不清。她端着咖啡依在厨房门框上,神情愉悦又带着些挑逗,就好像她面对的不是一个郁郁寡欢的异性情敌而是花花公子的摄影师。


Loki等着Sif先开口,果不其然,她说:“看来你还没把他弄上床。”
他只是笑,笑得两个眼角都布满了与年龄无关的细密纹路。


“需要我告诉你他喜欢什么体位吗?”


“不。”


Sif喝完了她的咖啡,将杯子随手丢进水槽。Loki能够从缝隙里看到她弯下了腰,靠近了他以为她一辈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开的烤箱。等她站起来时他看到她手上拿着一卷钞票,从她不耐烦的表情判断,她是真的要真的把这笔钱给他。


“六百美金。”嘴上这样说,Sif并没有真的把钱给Loki。


“我以为你产后恢复得不错。”


“养孩子可是很贵的,更何况这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是我的公主。”


“好吧,悉听尊便,女王殿下。”


离开Sif的家,回到那辆和他不怎么相称的七〇年产道奇里,Loki花了半秒的时间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他更适应和敌人相处,或者只能和敌人相处,因为除去敌人他的生活里几乎没有其他。Sif说得对,这就是他至今还没成功地把Thor搞上床的原因。作为一个敌人,Sif一直以来做的都很称职,虽然Loki实在不屑和她竞争什么。


首先把车送去修车行,然后看看Thor醒了没有。Loki有些费劲地发动了车子,瞟了一眼油表,哦,他还得去一趟加油站。


到处都在播放昨晚的拳击比赛,灯红灯时Loki打开了车窗,听出了旁边一辆车里传出的广播声。他打了哈欠,昨晚那场比赛他也去看了,回来以后几乎一夜没睡。Charles,绰号King Kang,是底特律崛起的新秀,受到很多当地黑人的欢迎。超越底特律以外的体育界几乎无人知晓他也是个地下拳击赛的常客,这样的人并不少见,但总归不是多数。更重要的,职业拳击赛对地下拳赛的参与者不感兴趣,也不关心职业选手是否有这样的小爱好。


直拳,直拳,直拳,上钩,速击,他不必去听播音员的声音也能唤起昨晚的记忆,只要他闭上眼睛。Charles的拳路有如打在他的视网膜上一般,Loki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铁拳划过对手耳畔时那个红毛小子所听到的风声。简直是厄运女神的吐息,在等咖啡时Loki闭上眼睛皱起眉头。


他不能让现在的Thor和Charles相遇,哪怕他们的相遇是注定的,他也要尽量拖延些时间。


把车留给修车厂,他端着咖啡拿起早餐,边喝边走向Thor的公寓。如果Sif知道了他们甚至不住在一起又会说什么呢?不,她什么都不用说,她懂得如何运用一百种能够让Loki懊恼的表情。


有人比他先到了,他看到房东的儿子Oliver正试图敲Thor的房门,便喝住了他。Oliver是个高中生,带着牙买加人的混血,让他的发色看上去很奇怪。他不怀好意地打量了一下Loki,带着小孩子对陌生大人的警惕。


“嘿,你是Oliver?”


“对,可你又是谁?”


“我是Thor Odinson先生的……朋友,嗯,我知道你是房东的儿子,为什么不去上学要来这儿?”


“我爸爸告诉我,Odinson先生再不交房租就替他狠狠踹那个人的屁股,Odinson先生不会打小孩。”
看着Oliver将信将疑的表情,Loki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孩子,我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八百——”


“九百,先生。”


“房租涨价了,嗯?”


Oliver转了转眼珠,回答:“是的,先生。”


Loki明知被一个孩子讹了一笔,但没关系,他不想让Oliver的敲门声把Thor吵醒,有关Thor的事儿他大度到愿意受人愚弄。他自己有Thor家的钥匙,走进这间几乎没有任何装饰的公寓房间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善待房东吧,他这样安慰自己,能够把房子租给一个拳击手的房东真的不多。


从外卖包装和脏纱布搭建的奇怪废墟外围绕过去,Loki走进了Thor的卧室。和Thor巨大的身形相比这卧室简直是个火柴盒,所以Thor直接把床垫扔在了地板上,赤裸的上半身还缠着被单。看来Thor昨晚没睡好,Loki缓慢地在门口蹲下,表情柔顺得近乎虔诚。


不过也就这一会儿,当Thor在闹钟的呼叫下睁开眼睛后Loki的表情又成了一成不变的冰冷。


“该死的闹钟……昨晚有一群恐龙在我头上跳了一夜的舞,我的头疼死了。”


“如果是脑震荡最好去医院——”


“不,闭上你的嘴。”


“起床气。”Loki一边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容,看着Thor竭力从被单里挣扎出来走进浴室,但如果他也每天重复着揍别人和被人揍的生活,他大概也会有起床气的,会憎恨的不仅是他每天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连同每天都要升起的太阳。


不知该说不幸还是万幸,Thor每天早晨看到的第一个人都是Loki。


和着水声,Loki草草收拾了客厅的垃圾,用微波炉热了Thor的咖啡,坐上沙发把双脚翘在茶几上,等着Thor出来。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了,Loki从磨砂玻璃中能够看到一个暗色的影子。他稍微挪了挪屁股,觉得自己坐到了什么。


Thor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甩了甩没怎么擦干的头发,还是有一些重新黏回了他的脖子。他不剪发,也不刮胡子,再加上坚毅的轮廓和纯粹的眼神,看起来就像一个从远古走来的凯尔特武士。


出来以后他坐的第一件事就是凑近Loki,捏起他的下巴,眯起眼睛说:“你刮了胡子。”


“是的,”Loki随手从背后把Thor的眼镜拽出来,架在Thor的鼻梁上,“多谢关心。”然后他掰开Thor的手指,看着Thor走进房间,终于松开了呼吸。


“怎么,决定做回你的模特了?”


“不,我只是昨晚出去转了转,见了几个女士,留着胡子总归不太好。”


Thor过了半天才问,“这就是你不来看我比赛的原因?” Loki笑了笑,他决心说实话。


“我看了King Kang的比赛,你知道的,要离得足够近我就得表现得足够像个拳击经纪人。”


“而不是个滥赌棍?我不相信你昨晚没下注。”


Loki翻了个白眼,他在拉斯维加斯做的事情看来Thor这辈子无法理解了。


“押一赔二十,我不想和精神病人与白痴一起下注。不过也很说明问题了……”


“听着,我对赌博的事不感兴趣。”


“我这儿有你感兴趣的东西,你还需要多久才能穿上你的裤子?”


Thor来到Loki身边坐下,顺手拿起咖啡,他扎起了头发,穿着白色T恤和运动短裤。Loki透过半遮着的睫毛看向Thor,一边把手机从裤兜里拿出来,调出录像。


他毫不意外看见Thor的眉毛越拧越紧,尽管是没有血缘的兄弟,他们也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真见鬼。”


“速度和力量,没了。”


“足够了。”


Loki笑着接过了手机,播放完毕的短片结束在了KingKang满脸是血的对手脸上。重拳足以损伤神经,他毫不怀疑那个倒霉鬼一直耳朵的听力葬送了一大半,还会随着岁月的流逝继续下降。


“所以我们得想点儿对策。”


Thor和Loki对视了一眼,Loki嘴里的任何方法、计谋、对策,对Thor来说都不是好词儿。


“你不喜欢我和他比赛。”


“对他而言那不是比赛,哥哥,”Loki加重了这个称谓,果然吸引了Thor更多的注意,“他只不过是想在非职业赛场上满足一下他在职业赛场上散发出的、无法得以满足的暴力欲望。”


“既然你讨厌他,而我这个月最后的对手很有可能是他,那么解决这事儿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我打败他,让他下个月不会出现在赛场上,我的兄弟。”

说着,Thor重重拍在Loki的后背上,又隔着他一夜未脱的衬衫粗略摩挲了一下Loki削瘦的后背。Loki从鼻孔里深深出了一口气,把手指狠狠在发际线里犁了两遍。

评论

热度(112)

  1. Cecethanatos&hypnos 转载了此文字